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因立而泽》02

贺哥哥x蛇立
     
年龄差
        
故事属于他们xOOC属于我
  

[02]
  
  母亲出事之后就和贺泽认识了,以多年好友的身份出现,一边帮着失魂落魄的父亲打理诊所的事物,一边还要时不时照顾到处惹事的自己。
  
  
       直到父亲也消失不见,自己才安分下来。不,应该说是被迫安分下来。
  

  蛇立还记得那晚的贺泽,简直推翻了之前所对他的认知。
  

  那天也是和往常一样,一到放学时间学校的小跟班们就急轰轰的涌上来,说着哪个学校的谁谁谁又怎么怎么样,言而总之就是去干架。
  

  蛇立因为家里的事情正烦着,需要找一个宣泄口,当即就答应了。
  

  对方不禁打,很快就散了,虽然中途被对方擦伤了脸颊,蛇立倒也不在意。
  

  过后大家闹着去游戏城,蛇立原本不想去,但看大家兴致那么高涨,也不好拒绝,这样一呆就是大半夜了。
  

  等回到家就看到贺泽倚靠在门口,低着头,脚下散落着好几个烟头,应该是等了有好一会儿了。
  

  蛇立心想怎么这么晚了来找他会有什么事情,刚想开口问,就被贺泽打断了。
  

  “又去打架了?”贺泽盯着他的脸,似乎要把蛇立看出点什么来,“还是小学生吗,除了打架你还会什么?”
  

  蛇立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焦躁的感觉更甚了,反口回应“你怎么那么事妈儿,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儿了,只不过叫了几声大哥,还真当自己是家长了?”
  

  贺泽听了不怒反笑,直起身子两个跨步就到了蛇立跟前,一把抓住他还拿着书包的手臂,在蛇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力一甩,就把蛇立摔到了墙上,书包也被扔出一旁。
  

  蛇立后背一阵火辣,跌跌撞撞还没站稳,贺泽又一脚踹过来,正中小腹,一时间撕心裂肺的疼痛席卷而来。
  

  “我操,你……疼!”
  

  头皮一紧,蛇立被迫扬起头来。眼前就是贺泽的脸。
  

  “你干什么!放开我!”蛇立想要挣脱开来,无奈贺泽力气太大,只好作罢。
  

  “你不是很能打架么,嗯?这会儿喊疼了?”贺泽右手上来用虎口卡住蛇立的下巴,道“你爸出事儿之前让我照顾好你,不然你以为我有心思管你大半夜还不回家这种破事儿?”
  

  一提到父亲,蛇立态度就软化了“别拿我爸来威胁我,他妈人在哪还不知道呢。”
  

  “那也不是你每天出去搞事儿的理由。”
  

  “那这就是你打我的理由了?!”
  

  “这是我一贯的主张,最有效的调教方式就是让对方感到疼痛,现在你最需要的不是语言上的教育,而是教训。”
  
 

   操,还以为自己是中二少年么,大叔。
  
  
  
      这次之后蛇立就收敛了。

  对于贺泽,蛇立其实并没有十分了解,从突然出现到现在这两年时间来,对方总是充当着大哥哥的角色,自己对于他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待在他身边很安心,总能第一时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好像自己的喜好他都了解一样。
  

  所以刚相处的时候还以为是个不错的人,虽然总是板着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但是却很贴心,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一个表面正经可靠,实际内心虚伪阴险的败类!
  

  蛇立想到这里委屈就上来了,又想到父亲现在生死未卜,自己又没有能力,,现在吃住全部都是在贺泽家里,就算自己成功跑出去了,能去哪里?
  

  阿山那吗?不,不行,以贺泽的能力不出半天就会找上门,不能连累阿山,这样一想别的朋友也不可以。身上又没多少钱,这样贸贸然离开自己会更加难过吧。
  

  这样想着蛇立不知不觉睡着了。
  
 
  
  贺泽回来的时候已经过12点了,换了鞋就往二楼房间走去。
  

  打开门看到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蛇立侧睡在床上,因为姿势的关系,腿部线条显得更为修长,承接着圆润的屁股,那触感还记忆犹新,继续往上看,衣角微微掀起漏出半截光滑的腰身,还能看到一些小腹紧实的肌肉,恰好是16岁的雨季,刚开始发育的身体还青涩的很,自己却忍不住对他做了那种事……
  
  
  “唔…”蛇立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翻了个身子蹭了蹭枕头又安静下来了,胸膛还能看到微微起伏起伏的呼吸。
  

  贺泽默默又多站了几分钟,就回书房了,毕竟麻烦事多了,需要一个个解决。
  

  ——————————————————
  

  有小伙伴一定发现了来串门的台词!!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很霸气没错那就是利威尔的经典语录!!揍我伦的时候~
  

  对于蛇立这淘气孩子来说不揍一顿不长记性,嗯,兵长那句话太帅气了,所以借鉴一下,哈哈,就酱。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