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贺红】爱恋物语 05

★ 发现越写越偏离养鸡的题目了,还是改一个吧,起名废

★ 这进度我也是废。。。

 

贺天的烧在第二天就退了,没过多久依旧活蹦乱跳的。

 

莫关山这才稍微放心下来。

 

接下来几天莫关山想了很多,最终还是决定跟贺天摊牌。

 

其实看着贺天的笑颜,莫关山总有种要做小人的感觉,就在每次提起勇气要开口的时候,这家伙就好像开启了探测器一样,猜得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每次都推脱自己有事,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而且还渐渐疏远自己一般,除了每天必要的碰面,其余的时间都是窝在他的房间,就好像故意在躲着自己。也不总是黏着闹着自己跟他回去了。

 

莫关山倒是察觉到了贺天的不对劲,却也无可奈何。 

 

 

又是一天饭后的休息时间,莫关山打发过来串门的寸头回去之后,就趴坐在了自家大厅的收银台。入夏的天气越来越炎热,也使得人抬不起精神。懒洋洋的拨弄着桌面上的计算机,莫关山寻思着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跟贺天开口,既能够让他老老实实的答应自己一个人回去,又不伤害到两个人的感情。想来想去,还是没能理清思绪。

 

正思考着呢,突然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传来,吓了莫关山一跳。

 

是贺天。

 

他此时正拉着几个月前提着出现在大门的行李箱。现在就像那一天一样,毫无征兆,嘴上却说出了和那天相反的话:“我要走了。”

 

只听到这句话,莫关山就愣住了,机械般的直起身子,两眼无神的望着贺天。他还记得几个月前的情景,也是这般。三年不见的人突然出现,硬是软磨硬泡的留下来,再一次占据了自己的生活。

 

 

见莫关山一动不动的坐着,像丢了魂一样,贺天心里一阵刺痛,却不得不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走到他跟前,伸手摸了摸那柔软的红发,微微笑道:“呀,毛毛这幅样子是不是舍不得我啊,哎呀我就知道,我这么可爱,毛毛怎么可能赶我走,对吧。”

 

听到贺天玩笑般说出来的话,莫关山就好比被眼前人重重打了一拳一般,自己那点小心思被一览无余,这一刻他不知道贺天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一番话,他的左心房蓦然像是被扯的生疼。

 

“你……”

 

这一开口,倒是让贺天失措了。

 

莫关山强忍着颤抖,指尖紧紧的回收在手心,尽量用最淡然的态度说道:“哦,你终于要走了,这下好了,少了一个人蹭吃蹭喝了。”

 

贺天不得不承认,莫关山对于自己自始至终都是有着强大的影响力。眼前的青年假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在自己看来确是受了委屈,又不肯让家里大人知道,闹着别扭的孩子。也不敢再跟他开玩笑了,暗自一声轻叹,才轻声说:“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得回去几天,解决好了我再回来,别担心,嗯?”

 

“再、再回来?”向贺天投去不解的眼神——这,什么意思?

 

“对啊,我就回去几天,而且我都有帮忙做事情的好吧,后院那些鸡可都是我养的呢,哼哼。不过,毛毛不会以为我一去不复返了吧,哈哈哈。”贺天低笑,漂亮的眉眼微弯。

 

片刻呆愣之后,莫关山才恢复回来,琢磨这刚那几句话——敢情贺天在调侃自己??

 

“你唬我呢?!”

 

“呃,我也没说错,我是要走……”贺天看莫关山神色不对,也不敢回驳了。

 

 

莫关山承认听到贺天发的话心里满是惊慌,如果贺天要走,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结果吗?!那刚刚的反应算是怎么回事?!就在前一分钟,他真的以为贺天这一走,今后俩人就再也不会见面了,他突然意识到,他舍不得贺天,他不愿意贺天离开!如果就这样再次放手,自己真的会发疯吧?可是,不那样做的话,之前那些坚持又是为了什么?!

 

这一件件的思绪搅得莫关山脑袋直疼,他现在只能听从自己的想法,他要让贺天留下来!猛地站起身,绕过收银桌,一把抓住贺天的手,掌心不自觉的用力,急切的问道:“真的?你不会走?”

 

 

感受着肢体接触的温热,贺天反握住莫关山的,十指紧扣。

 

调整好心态,深呼吸,在莫关山的注视下,贺天肯定的点点头:“不会的。”这次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会离开。

 

贺天以前不知道,不知道莫关山什么会离开他,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在意的是什么,现在终于明白了,莫关山表面看似大大咧咧,对什么都毫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内心一级的敏感,有什么事情都会放在心底,能自我解决的绝不会麻烦别人。他以前那些自以为是的帮助和隐瞒,恰好对俩人的感情产生了考验。

 

 

似对于自己来说他莫关山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在深海了挣扎了许久,再次辗转了多少个日夜,才在这个小饭馆寻到了莫关山。是要他放弃,他怎么肯。只是这次,他无论如何也要捉紧对方。

 

“有没有觉得我很作……明明嘴上说着让你离开……你要离开了却……”莫关山低着头,喃喃开口。

 

没有忽略那红眸轻眨下的苦楚,贺天心口也跟着一酸,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把青年拥入在怀,紧紧搂住对方的腰身,仿佛要把俩人的融为一体。

 

“怎么会……”贺天捧起莫关山的脸庞,眼神柔情似水:“你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毛毛……”

 

用指尖触摸着青年温软的唇畔,视线却一直凝视着对方不愿离开,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当然也要付诸行动了。用掌心轻盖莫关山的眼睑,那根根分明的睫毛微微扎在手心,撩拨着贺天的心。他在还处于紧张状态下、拙笨的莫关山紧绷着嘴唇上烙下深深一吻,虔诚而坚定的说道:“我们重新开始吧。”

 

“……可以吗?”对以前的所作为莫关山还是心有歉意,带着不确定的语气,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只要你愿意,我定誓死相随。”

 

就在两个人正要互相倾诉衷肠的时候,扫兴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我说你们……在干嘛呐???”

 

霎时间两股寒流直射过来,说话者后背涌起一股凉意。

 

寸头表示他真是只是想过来借个游戏机啊!苍天可见啊!刚才被老大赶得太急,忘了问,这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两个人黏黏腻腻的唧唧歪歪(莫关山:寸头你活腻了是不是!)

 

寸头在门口站到看到这一幕,担心会出现少儿不宜的画面,才兜着胆子开口。

 

“我……是不是坏你们事儿了?”瑟瑟发抖。

 

贺天俊秀的眉宇间明显就是不悦,好不容易等到莫关山主动挽留,眼看就要打开心扉,接下来就会发生点什么,就被寸头这呆头呆脑的家伙破坏了气氛。

 

相反的,莫关山被寸头这么一喊,理智就回神了一半,默默抽回还和对方紧握在一起的右手,轻轻推开身边的人,难得红了脸也不辩驳。

 

 

强装镇定的撇开脸,还想冷着脸说话:“咳、我说…那你就先回去办好正经事。”

 

“那你等我,嗯?”贺天放低了嗓音安抚,柔柔的声音让莫关山羞涩起来。

 

“嗯。”

 

 

看着这两人的甜蜜互动,寸头简直要自戳双目了,这都夏天了!这满屋春意关不住啊!我的春天呢?!!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