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贺红】爱恋物语 03

* 时隔两个多月的更文,估计没人记得这篇了。。。

* 原本三发完的发现并不行

* 啊,就,随意看看吧,ㄒoㄒ 有时间再修。。。

忙碌而又充实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某天依旧在鸡鸣中醒过来。

 

真是连闹钟都省了。

 

贺天打着哈欠,随意拖拉着双人字拖就去洗漱。

 

 

很自觉的先去给鸡放笼,再往饲料盆里加了点清水,看还有点食物贺天就没继续放食。

 

等完成一切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按照平时情况来看,毛毛应该早就来催促自己了呀,人哪里去了。

 

“老板今天去城里进货了,你不知道吗?”

 

“什么时候去的?!!”

气愤!去城里也不跟他说一声,是不是怕自己黏着要跟去!

 

“一大早就去了,那时候你还在睡觉呢吧。”西西撇了一眼贺天,眼神里全是轻视。嘛,因为莫关山勤奋过头了,显得贺天就不那么勤劳了。

 

“还有啊,今天下午估计会下雨,老板让你把鸡都赶回笼里去,别给淋湿了。”

 

“啊。”

 

气愤!就想着他那些鸡!

 

“对了,老板还说了,等他今晚回来有事跟你讲,让你别跑过隔壁寸头家打牌了。”

 

“啊,啊。”

 

气愤!明明是他自己总是关上房门不理人,自己才会跑过寸头那,而且哪里是打牌!缠着对方给自己讲莫关山以前的事情,作为一个二十四孝男友——(虽然莫关山还没承认),媳妇儿的事情不管是五百年前的鸡毛蒜皮都要好好牢记在心的!不然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等下!你说毛毛有话跟我说?”贺天反应弧度也是有点长。

 

“他是这么说的,”西西咳嗽了两声,模仿着莫关山的动作,皱下眉头开口:“让那个贺傻逼今晚等我,别一不见人就老是吵吵吵。”

 

说完抬头就看到贺天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迷之微笑的脸应该说是俊美,此时却让西西后背一凉:这家伙想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除了头几天被贺天对莫关山的称呼震惊以外,西西现在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个总缠着他们老板的“不明来路者”。西西其实挺好奇他和莫关山的关系,不像是普通朋友,又没到亲密一体的地步,在她看来都是贺天倒贴。也是,老板这么年轻有为的小伙子,有人喜欢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这样一想就通畅了,便不再理会贺天自行干活去了。

 

 

中午刚一过饭点,天空就开始变得阴暗下来了。贺天瞅着要下雨的节奏,就去赶鸡入笼。这才把最后一只鸡给锁上,雨就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直接就是“噼里啪啦”的狂风暴雨。

 

西西赶紧把玻璃门关了起来。

 

夏天的雨下的很冲击,才几秒的时间外面就天黑了下来,放眼望去也只瞧见一片的白茫茫水雾,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贺天回到二楼站立在窗口,朝外面望了望,整条马路都处在雾蒙蒙的状态,所幸的是没有车和行人,不然在这种情况还继续行驶的话就太危险了。

 

心中有那么一瞬间安心下来了。希望毛毛不要再暴雨中驾驶。

 

 

只想半靠在床头等莫关山的贺天居然窝着窝着就滚到床上睡着了。醒过来看时间已经快4点了。

 

“毛毛还没回来吗?”楼下还是只有西西一个人。

 

“还没,以往一般3点都到家了,应该是下雨推迟了吧,我打个电话看看。”

 

贺天皱了皱眉,虽然自己比较担心但还是选择坐了下来,等待西西的通话。

 

“呀呀!电话关机了!”慌慌张张的跑到贺天面前,急切的问:“我说老板不会出事了吧!下雨天,难道!”

 

一看她那张脑补过度的样子,贺天就知道这小姑娘想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雨已经小下来了,外面已经恢复了交通,贺天还是决定亲自出去找人,穿上件雨衣便出了门。

 

 

地方有点偏远,出租车要等,贺天干脆搭上了当地特有的小三轮,吹着风就出发了。

 

一路都没有发现莫关山的踪影,贺天的脸色已经不是太好了,他觉得自己一定被西西的情绪感染了,不然怎么坐立不安。

 

“哎,年轻人,前面好像塞车了过不去,要等啊。”

 

贺天朝开车师傅讲的前方看去,本来面积就不大的马路被一辆货车停在中间,几乎占据了一大半的空间,只容得体型较小的车子从两旁通过,有几辆大车已经挤在那里了。看不出前方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

 

贺天总觉得那辆货车有点眼,再定睛一看!立马认出了那是莫关山用来拉货物的车!

 

顷刻间惊慌失色,一切不好的设想在脑海中爆炸开来,手脚瞬间发凉。贺天顾不得那么多,跳跨下车就往前方奔去。

 

身影飞快的在雨中穿梭,贺天恨不得一个瞬身术就到莫关山身边。

 

越过那几辆阻挡视线的车之后,到底看到了心中一直牵挂的人。

 

他平安无事。

 

 

从一开始就在抚慰那些被自己的货车挡住,无法通过的司机。莫关山感觉挺不好意思的,耽误了人家的时间,便从车上拿了几瓶矿泉水去道歉。刚发完最后一瓶,就恍惚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莫关山!”

 

 

“操!不是叫你在家等着吗!你他妈跑来这里干什么!”看到出现在暴雨中的贺天,莫关山先是不可置信,心里那份莫名的期待被证实之后却又猛的冒出怒气。

 

贺天离他三米开外,平时见到自己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现在倒是被面无表情的盯着,莫关山有点发毛,他吃不准贺天要干什么,这人变脸太快了,见对方不出声,他也不说话。

 

贺天这边强忍着要把对方揉抱在怀里的冲动,看到他没事心里就像是卸了千斤石。紧握的拳头微微发颤,胸腔的心跳在看到人之后反而跳动的更快了。

 

他在害怕。

 

他怕像三年前那样,以为人只是出去晃荡一番,谁知道转个身已经不再原地了。

 

等他意识过来,发现自己的表情好像把莫关山吓到了。

 

努力表现出淡定的样子:“啊,西西说你电话联系不上,怕有危险我就来了。”

 

“……没电了,”莫关山些许无奈:“西西她总是大惊小怪,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贺天直接忽略掉莫关山的脸色,走到车旁蹲下身子查看瘪掉的轮胎,推敲了一番才开口,道:“估计是被尖锐的东西给扎破了,连内胎都穿孔了,一时半会修不了。”

 

“别管它了,我给拖车的打了电话,也差不多到了。”

 

莫关山蹙眉,心想这一车货物可别泡坏了。

 

这边贺天心思就不管这堆东西了,刚才注意力都在车身上了,这发觉莫关山已经淋得半湿的身子,赶紧把雨衣给脱下来,罩在对方身上。

 

“干嘛呢!哎,你别,”莫关山扬手拒绝着贺天的动作:“反正我都淋湿了,穿也没用,你就自己……”

 

“敢拒绝——我就在这里亲你。”贺天没给他反抗的权力,一手拽着雨衣,一手扶着莫关山的后脑勺,眼神里全是毫不掩饰的欲望,小小的星辰映满了莫关山的模样,仿佛下一秒莫关山敢开口说一个“不”字,他就会把人狠狠的锁在怀里。

 

被这样一吓,莫关山倒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了——毕竟贺天这个家伙,发起情来,可不管时间场地。

这人来人往的马路,他不要脸,不代表自己不要脸。所以到底还是乖乖让贺天给自己穿上了雨衣。

 

贺天脸上满是得逞的得意。

 

“那你呢?”就一件衣服,也没打伞。

 

“我身体可比你好,淋点雨算什么。”

 

“哼,感冒发烧我可不管你。”

 

接着俩人在细雨中等了约莫20分钟,牵引车就到了。被阻碍了一个多小时的交通终于恢复正常了。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当晚贺天就发起了高烧。

 

因为已经是深夜了,贺天不愿意让莫关山劳累的送自己去医院,强硬的塞了几颗退烧药就躺在了被窝里。所谓病人的“福利”,莫关山只好坐在床边陪着他。

 

 

“病了吧,我就说让你别逞强,你偏不听,看看,弱鸡了吧。”

 

“是是是,我错了,”贺天还是笑嘻嘻的德行:“不过,我很高兴。”

 

“有什么可高兴的。”

 

“嘛,因为现在躺着被照顾的人是我呀,毛毛可真好。”

 

“……脸皮可真厚。”撇撇嘴。

 

“真好啊。”

 

“我看你是烧坏脑子了吧,好什么好。”无视贺天眼里的柔情,莫关山只想赶紧逃离这个房间,他觉得再继续待在这里,会被对方散发的热量给烫伤。

 

“……咳咳、我可是病人啊,毛毛…咳咳……”

 

“……难受么。”

 

 

贺天知道莫关山又在愧疚了,自己做的事情可不想让他抱着这种心理啊。

 

“要是毛毛你想被照顾,我不介意在床上用另一种方式来‘照顾’你啊。”

 

“你!贺天你要脸吗?!”生病居然还想着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莫关山就知道这人狗改不了吃屎,亏他一直在担心!

 

“我要你就行了,脸是什么东西。”

 

贺天坦率的望着莫关山,目光太过于淡然,细长的眼梢微微挑起,大概因为生着病的关系,总觉得那眼睛附着一层朦朦胧胧的云雾一般,墨黑的瞳孔倒显得深不可测,直叫人多望两眼。

 

等意识过来,莫关山心中一悸,明明一直在尽力刻意回避的事情,头脑一热,居然就这样问了出来。

 

“贺天,你喜欢我?”

 

只能把它归为太过于感性的氛围的错。

一瞬间,房间里安静下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贺天这阵子的所作所为、这里面的意图他不是不清楚,但是他不明白这里面,贺天的真心到底是占了多大的的成分,还有多少是开玩笑,用来玩玩而已的消遣。

 

莫关山此举无疑给自己带来了困扰,他想要听到贺天怎样的回答呢,是他嬉皮笑脸的说自己自恋还是亲口承认自己的幻想?

 

莫关山一时心乱如麻。       

 

他只知道,无论现在贺天怎么回复,他都无法干净利落的斩断这一切了。

 

 

“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的。”

 

贺天的话里全然是压抑不住的情感。

 

就这么一句话,足以让莫关山心慌意乱。

 

“你好好休息, 我、我去给你倒杯水。”脚步凌乱的快速走出房间。

 

他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贺天的表情,在他问出话的那一瞬间,眼里满是寂落。

 

莫关山好不容易踏出了门口,这时候却站不稳了,拐进房间深深把自己陷进被窝里面。

 

缓了好一会儿,才掏出口袋里今天早上特意去给贺天买的回市里的机票,指尖摩挲着上面光滑的纹路。

 

他本来今晚要给贺天的,让他回去,一直待在自己这里算个什么事儿呢。

 

他突然后悔问刚才那个问题了。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