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哥蛇】可爱的哥蛇君 04

04

 

* 嘛,我又来了


* 感觉我写的都平淡如水啊


* 日常




这天过后,蛇立也会时不时在群里冒下泡,和大家聊聊天——其实大多数都是在潜水窥屏罢了。

 


作为一名旁观者的身份,偷偷的看着群里的人对他和贺呈的关注。其实他也不懂为什么会依旧待在这个群体里面,明明就该一早跳出来反驳才对吧。最后也不知道为何还自得其乐,稀里糊涂的还觉得挺有趣。

 

 

蛇立认为自己估计是深受群里腐女的荼毒了,他现在居然觉得贺呈那张百年不变的冷脸不那么瘫了?

 

 

又是周末群里最活跃的时候,马甲叫氩君的妹子发了一张手绘,是Q版的贺呈。标准的三头身,短短的身子支撑着大大的脑袋,淡漠的双眼也被换成兴奋时候的星星眼状,嘴唇抿成一条线,原本是严肃老成的脸上却画出了萌萌的表情,两边脸颊还煞有其事的点了两坨红晕,怎么看怎么……有点可爱?

 

 

蛇立想到了最近学会的一个流行语,叫“反差萌”?大概意思就是这个人所变现出来的特性跟表面看起来的互为矛盾,产生反差但是却又相互衬托,总之就是一种让人讨喜的萌点啦。

 


然后蛇立盯着那Q版的小人,在脑海里模拟起了贺呈真人的脸,想象着他变成萌系男生……

 


“哈哈哈哈哈,这也太有趣了吧,哈哈哈……”最终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蛇立表示贺呈还是那张看不出神色的脸比较好,不然人设会崩。

 


“有什么好笑的事情么。”稍微有点低沉的男声传来。

 


“……呃,”糟糕!蛇立笑脸立马垮了下来——差点忘记他从刚刚就一直在YY的人就坐在自己对面!

 


“你从一坐下来就开始玩手机,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怎么,”看到被打断笑声的蛇立终于抬起头来看他,贺呈轻轻挑了个眉,眯起眼睛,询问道:“对方是个有趣的人?”

 


“什、什么?”蛇立疑惑的看了他一看,完全不解他语气中带着的冷漠,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

 


“xx跟我说,你最近变成手机党了?”

 


xx是蛇立的同桌。之前和蛇立呆一起的时候遇到过贺呈,也算是认识。

 


“你什么时候和他那么好了?”比起对方的问题,蛇立比较在意这个:“我记得你们也没说过几句话,他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你们私下见过面?”

 


一连三个问题抛回给贺呈。

 


看似很稀松平常,但敏锐的贺呈还是捕捉到了蛇立那一瞬即逝的不悦。

 


“你很好奇?”

 


“……你可以不回答,相反的我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蛇立挥挥手,身子靠回背垫,不再打算出声。他怎么可能承认,并坦然的说出来:你们两个是经过我认识的,现在背着我做了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很!不!爽!

 

 

贺呈耸耸肩,表示不在意。他显然知道蛇立是什么性格,即使充满好奇也非要给自己找个不在意的理由。

 

 

气氛霎时间下安静下来。

 


贺呈拿过自己的背包,在里面翻了几下,掏出两本看起来像是笔记本的东西递给蛇立。

 


“给。”

 

“什么?”

 

“以前做的笔记,虽然过了几年,毕竟教材没有改变,重点也还是那些,或许你会用得上。”

 


 

蛇立大概翻看了几页,果然是贺呈的风格,无论是书写还是记录的重点都十分清晰明了。他甚至还发现了一些新的标记痕迹,说明主人不久前还重新整理了一番。

 


这个人真的……明明就是一副冷淡的外表,看起来也难以接触,谁能想到实际上是个温柔的家伙?

 

 

蛇立有点过意不去,明明自己才是那个要努力学习的人,偏偏还要一个即将高考的人来为自己操心这些东西。



“咳、那个……”

 

“嗯?说什么?”

 

“……你的笔记会有用的。”

 

这次贺呈听到了那两个字,不过看到蛇立不好意思的模样,难得的想逗逗他。

 

“听不大清啊,说什么呢。”

 

“我说谢谢!听清楚了吧!哼……”蛇立一点也不习惯跟贺呈道谢,好别扭啊。

 

“相比口头上的谢意,我倒希望你能在行动中表示出来。”贺呈悠悠开口,道:“这次期末成绩要在班上进入前十怎么样。”

 

“喂!”前十,怎么可能,还有不到半个学期的时间了,自己成绩落下那么多,这,有点难度了吧。

 

贺呈侧头,装作很为难的样子:“那就前十五,不能再让步了。”

 

眼看对方就要自顾自的拍板敲定,蛇立一慌随即脱口而出:“前二十!班上的前二十好吧!”

 

“啊,那就这样决定好了。”

 

贺呈满意的点点头。

 

没来由的,蛇立觉得自己被坑了。



“我们下周末在学校有篮球赛,你有时间可以来看看。”突如其来的邀请。


蛇立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自己对篮球兴趣不大,没那个观赛的心思;再说了,凭什么他让去自己就一定要乖乖听话?

 

“不去。”


意料之中的回答,贺呈早明白这人不会轻易答应,不过,知道归知道,横竖还是要做个邀请的样子:“这是我高中毕业之前最后一次球赛了,你不来看看?你没看过我比赛吧。”

 

“你有上场?”

 

“啊,所以今天才特意邀请你。”故意加重了“特意”两个字。

 

果然,听到这样回答的蛇立有点踌躇了。

 

“我可不保证那天我一定有时间可以过去。”

 

贺呈点点头。

 

“看你时间安排。”

 


感觉话都谈得差不多了,蛇立想起还要帮妈妈买点食品,便跟贺呈道了别:“走了。”

 


“嗯。”贺呈有些好笑的看着蛇立逐渐走远,一直到拐弯处不见人影。

 


就算这个人口中说着不确定的话,贺呈也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被推却过一次的事情。

 


他知道他会去的。

 


至于他手机里面“那个有趣的人”,贺呈暗了暗神,说不在意是假的,不过他有十足的把握,蛇立一定会是属于自己的。他有足够的耐心,一点、一点,一点的把蛇立套进自己的区域,一旦时机成熟,被捕捉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毕竟猎物始终逃脱不了猎人的陷阱。

 

 

                                                  

“xx,你个叛徒!”

 

“呃?!”

 

“你是不是当贺呈的走狗了,还监视我!”

 

“我……”

 

“两面三刀很有趣啊,看回学校我怎么惩♂罚你。”

 

“……喂?喂??我听不太清楚啊?说什么呢?我这信号不大好,那个,咳,我先挂了啊。”

 

“滴……滴……滴……”手机里传来忙音。

 

“……xx!回学校你就等死吧!!”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