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奥尤】心之所向(完)

花吐梗

私设有

微维勇

文笔渣


  ( ̄▽ ̄)"

 

 

比赛意料之中的精彩——奥塔别克所在的小组拿到了冠军。

 

 

祝贺的老师和同学献上早已准备好的鲜花和掌声,可是这些人中并没有他想见到的那位。对于这种被簇拥的感觉奥塔别克并没有多大欢喜,致谢过后就打算返家了。

 

“还是不舒服么。”奥塔别克低声说了一句,更像是喃喃自语。尤里早早给自己发了信息,表示在家里休息不便过来给自己加油了,自己也知道情有可原,也明白尤里的状况,但还是莫名觉得失落。

 

 

刚坐上出租车,一连串的铃声随即响起,打断了奥塔别克的心思,来电显示人是维克托——从来没在通话记录上出现过的人名,留下联系方式也是因为尤里。奥塔别克一瞬间有些恍惚,第一直觉就是尤里出事了,赶紧接听起来。

 

殊不知听到的一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只“会死亡”这三个字就让奥塔别克凉了手脚。

 

 

“……要是想清楚了就过来吧,现在在尤里奥家里。”

 

 

催促着司机速度快些,再快些,呼啸而过的凉风也无法使奥塔别克冷静下来,他的脑袋尚处于混沌之中,先前的种种一幕幕浮向在眼前。

 

 

如果不是尤里突然的患病,奥塔别克想着自己也不会有找维克托的机会。男人依旧是那副淡然的笑容,说着和前两次一样的回答:“嗯?这个嘛,要看恢复的情况啦,总不能带着病痛来学习啊。” 

 

这种事情奥塔别克怎么会不明白,他只是有些担忧到慌乱了。

 

其实自己对尤里的心意早就十分明了了。从一般的照顾后辈,渐渐超出普通朋友的情愫,他清楚的认知到自己对于尤里并不是只要和他保持现状那么简单,不管是日常的炸毛还是为了登上芭蕾舞台上努力的他,每一个片段每一个场景下的尤里,他都想紧紧牢记在心。不是没有想过诉说自己的心情,可是他不确定,以至于他不敢。


明明平时就是一个做事果断的人,要面对尤里的时候偏偏就无法做出内心的想要的选择,只能表面上维持着朋友间的关系。



维克托和勇利的感情要做一个比喻的话,就像是行云流水般的自然,大家朝夕相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似乎已经在心底默认他们的关系,所以就算维克托平时再怎么黏糊勇利,周围的人也是见怪不怪了。



奥塔别克不是一个喜欢谈论别人八卦的人,直到那天在楼梯间撞到了那两个人在接吻,维克托双手捧着勇利的脸,那副小心翼翼的珍惜模样让他着实惊讶到了,想不到已经温雅到极致的维克托在两人独处的世界还能那么柔情蜜意。


跟他一起的还有身旁的尤里,这小家伙显然也被惊到了,就算口中凶巴巴的说出这两个笨蛋怎么可以在公众场合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的话语,也掩盖不住那绯红的脸。


奥塔别克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没有多想便不假思索顺势问了出口:“尤里对于维克托和勇利的事情怎么看?”


“啊?”大概也是没想到奥塔别克会问这种问题,尤里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怎么看?”


“他们是在一起了吧。”道出疑问的话,却带着肯定的语气:“尤里不是也知道这件事吗。”


“啊、是,是吧。”尤里撇撇嘴,并不是很在意:“他们两个不在一起那才是件奇怪的事情啊。”


“那你觉得喜欢一个人的话,想要在一起的心情能够成为跟对方告白的理由吗?”



“Hhu??”尤里看出奥塔别克眼中的认真,像是被染感到对方的气氛,禁不住也严肃起来,说道:“这种事情只看个人也不行吧,要是不顾对方的感受,如果这样的话也会给对方带来困扰吧,与其两个人变成尴尬的关系,不如自己承受那一份心情好了。”


四目相对,氛围变得暧昧不明。   


奥塔别克意外尤里这样的回答,大大咧咧的他在这种事情上也会深思熟虑那么多,身为爱慕者的自己似乎着重在意了个人的想法,对于对方是否要接纳这一份其他人抛过来的情感,会不会给对方带来苦恼,在这一点上他确实想的没那么多。不会轻易说出口吗,即使不能肯定对方是否会回应自己的感情,就维持着现状交往下去么。那么是情愫在作祟吗?自己应当要再多多考虑一下当事人的心情再做出决定吧。


“那么是尤里的话,要进步到什么程度才会表达出来呢?”


“大、大概是两情相悦吧。”


“是吗?”奥塔别克低头沉思,以至于没有看到尤里发红的耳尖。



这个话题就这样搁置起来了,此后两人也没有再提过。奥塔别克在这时候就单纯的认为尤里并没有考虑过感情这个问题,起码对于自己、对于他们两个人,尤里一直是以友谊来相处的吧。自己也一直说着对方是最重要的朋友,妄想把那份感情埋藏在心底最深处。可是,尤里那天想要对自己说的事情……他承认,他有在压抑,却渴望着对方说出能让自己再次确认的答案。


真是个胆小鬼。


自己明明就放不下,一边又在玩着自欺欺人的朋友游戏,奥塔别克觉得他要疯掉了,每每想到以后尤里会牵着另外一个人的手站在他面前,心里想要占据他的欲望就愈演愈烈。


眼看着距离尤里家越来越近,奥塔别克下定决心:这一次,绝对要认真说出来,以后都不会放手。



开门的是维克托,双手交叉环抱在前,凌厉的眼神盯着自己,以一副不容拒绝的神情和口气询问着自己是否已有了答案。

 

奥塔别克一直觉得维克托似护犊子般爱护着尤里,虽然自己后来者或许渗透不进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暗暗不甘心,但是今后他怎么会让对方失望,稳定了下神,开口就道:“我要见尤里。”

 

 

 

奥塔别克闯进来的时候,尤里正在研究他吐出来的茉莉和花市上贩卖的茉莉有什么不同。说是“闯”,是因为奥塔别克没敲门就大步直径走到自己面前了,尤里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来了!”尤里手忙脚乱的还来不及收拾好床铺上的散落的花,奥塔别克一言不发就抓了一把在怀里。

 

“卧槽!你他妈快放下!!!”奥塔别克的速度太快,尤里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奥塔会被传染的!

 

“你在害怕什么?”奥塔别克眉角淡淡一瞥,把尤里的慌乱看在眼里,脑海想的全是维克托在电话里面跟他讲的那些,他并非是伤时感事的类型,但是一有关尤里,一看到他的身体因为那种情况变得那么糟糕,心就揪痛起来。

 

“你是想死吗?!”尤里气急败坏的一脚踢到奥塔别克的小腿处,致使对方踉跄后退了几步,站稳之后也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一瞬间房内安静下来。

 

尤里觉得心烦意乱,谁来跟他说说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是怎么回事?奥塔别克这时候不是应该在比赛吗??怎么会出现在家里还偏偏碰到了这些该死的花。

 

尤里一脸懊恼的表情,让奥塔别克没忍住,上前靠坐在床,直接拥抱住了他。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多少会让这个小家伙觉得忸怩,还是坦率一些吧。


果然,尤里因为自己的动作身体变得僵硬起来,双手完全不自然的垂摆下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突然间的清醒,让尤里变得更激动了:“怎么可能没事!你知道碰到了这些花,会怎么样吗?!!如果得不到对方心意的回应会——”


“因为我喜欢你啊!”奥塔别克一记直球,他不愿装傻停留在原地了,虽然在之前给了许多压力自己,不过现在还不算太晚,不是么。

 

“我的那个人——就是你啊尤里。”



尤里听到这句话,心头重重一跳,心跳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几秒,他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从奥塔别克口中说出来的,自己是幻听了吗?



眼见对方呆愣着没有回应,奥塔别克也不着急,只是将额头抵着对方,坚定而又深情的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并不是朋友间的喜欢,想要一直待在你身边,能够光明正大像这样拥抱着你,走在一起可以牵着手,以交往的身份和你站在一起,尤里——我想成为你的恋人。”



耳边的一字一句尤里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就好像心底期待已久的愿望突然被实现,太过于震惊脑袋一下子还没能接纳这个消息。尤里心里一热,鼻头酸楚,眼泪就如同掉线的珠子漫出了眼眶,流个不停。



“你哭了。” 

 

“没哭,我没哭,才、才没有……”拼命用手背擦拭着脸颊,无奈哭得厉害,尤里眼角都发红了。

 

“对不起。”奥塔别克心疼的不得了,刚刚告白的心情逐渐稳定下来。

 

尤里眼泪还在不停的流,鼻子也变得红彤彤的,说话带着抽噎:“为什么,为、为什么,要道歉……”

 

“你知道的。”奥塔别克不忍再看到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说罢,托起尤里的下巴,下唇直接印了上去,温润的柔软。还来不及分离,几朵茉莉花就顺着两人接触的唇瓣飘落下来,尤里喉咙一阵舒爽,这些天来折磨他的恶魔终于消失了。

 

 

奥塔别克后退一些,见尤里还有点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禁莞尔一笑:“这样子明白了吗?”

 

 

尤里缓了一下,渐渐回过神来,抬起眼皮就是奥塔别克的柔情的黑眸,平静下来回想刚才自己的表现,羞臊的恨不得遁地。

 

“你这也太突然了吧!”那句“因为我喜欢你啊”让自己又惊又喜。

 

“早就该说了,让你受苦我很抱歉。”奥塔别克抱紧尤里,在他耳边许下承诺:“或许现在说永远太早,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但是相信我,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一定不会退缩。”

 

听着奥塔别克这一番独白,尤里内心止不住的轻颤,他们两个人辗转了一番,从不确定的犹豫,对自己内心感情的徘徊,一点一滴汇成了最终的期盼的样子,他还有什么可迟疑的呢?伸出双臂,紧密的贴近对方,正式的回应:“嗯,我也是,绝对绝对不会放手。”

 

 

门外:

 

目睹了一切的勇利很是感动,红着眼眶,内心为尤里感到开心,折腾了一番终于是美好的结局了。

 

“维克托的计划是什么呢,怎么奥塔君一过来就直接告白了。”

 

“哪有什么计划呢,勇利,”维克托紧握勇利的手,”我只是把尤里的情况全都告诉了奥塔别克,两个人的感情就该两个人一起承担啊,如果双方都敢坦然面对自己,还要计较是谁先迈出那一步吗?只要对方能回应,自己也毫不退缩,还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呢。”

 

你是年少的欢喜,喜欢的少年是你。



完—— 

 

絮絮叨叨的写完了

所以这大概是一个自以为单恋的双向箭头?

嗯……毕竟是笨蛋夫夫嘛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