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贺红】爱恋物语 01

莫关山是一间家乡私房菜的老板,店里主要经营一般的家常小菜,物美价廉,虽说是在临近县城的公路旁,但还是因为菜式好吃而渐渐扬名开来。

正直中午饭点时间,来店里吃饭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冲着店里的招牌菜——栗子焖鸡。

这可是莫关山的拿手好菜,当初可是跟着广东大厨学会的粤式菜式,看流程是简单易懂,做起来还是要看个人技术,正所谓天分+后天学习,莫关山就有做菜的天赋,人又勤奋好学,大厨就是看上这点才破例教了他许多个人特制的厨艺。

这不,才两年,莫关山就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家私房菜馆,虽说不大,地理位置也不在中心,但坚持做下去,莫关山相信总会拼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名堂!

“老板,招牌再加三份!”

“老板!半小时前下单的那份做好了吗,客人催啦~~”

“这是五号桌客人的菜单子!”

“……”

厨房里加上莫关山只有三个人在忙活。

每天这样人气高涨起来人手方面或许要增加了,作为老板的莫关山想着如何才能扩大自己的店面,手上炒菜的动作也没停下半分。

“老板!后院那个阿天又把鸡给放出去啦!”店员西西站在门口喊道“鸡全都跑了!我去捉回来,老板你快点来看呀!”话一说完,转身就跑。

从一上班就开始忙个不停的莫关山,听到这句话脸就黑了,把锅里的菜装进盘子,停掉手上的工作,让其他两位继续干活,就往后门走去。

饭馆后面还有个小后院,当初莫关山就是看上这块空地才决定在这里开店面,除了自家做菜手艺,那鸡的选择更为重要。走地鸡,顾名思义就是自然放养的鸡,不同于一般笼里饲养的鸡,这种在草地或者树林等空地上生长的鸡,食用的一般是谷、饭、各种菜叶,或者是农家吃剩的菜,还有大自然的一些小虫子,且鸡常走动,空气质量也比较高。这种完全散养的方式会让鸡肌肉质地结实,口感较好。(注:走地鸡的说明搬运百度百科)

莫关山就自个购买了三四十只放在后院,自己养着。

等到了后院一看,围栏那门已经打开了,就剩零星的几只鸡趴在窝里打瞌睡,其余的全跑出去了!

“操,早知道就不该答应他留下来,养鸡养鸡,全跑了养个几把!”

莫关山拿起鸡笼正要跑出去,那人就一手一边提着一只鸡走回来了。

“嘿嘿嘿,一个不小心又让它们跑出去遛弯了。”笑眼嘻嘻,哪有做错事的样子。

莫关山一看就来气,骂道:“我说贺天!这他妈是第三回了!我说你不会养就回你市里去啊,老赖在我这小饭馆干什么!”

“你答应去我那酒店上班,我就回去——你和我一起。”贺天放下手中的鸡,靠近莫关山,拿过他手中的笼子,不经意的抚过莫关山的指尖,一副人畜无害:“鸡待在围栏里面久了也是会闷的,放它们出去透透气,人也是一样——”盯上眼前人的红眸,继续说道:“我裆下的鸡宝宝也憋了很久了,不知道毛毛什么时候可以放可爱的它出来——噗——”

话没说完,莫关山恼羞气怒的往他脸上甩了一巴掌,位置正好打偏,贺天没来得及收回的下巴被惯性一拍,牙齿咬上了自己的舌尖。

“嘶、嘶……”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贺天猛地蹲下身子,捧着下巴,话都说得不利索了:“毛毛,你、太狠了,我的舌、头,好痛……”

“你就别装了,让你老他妈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疼死你也活该!”莫关山涨红了脸,一想到贺天这流氓说的那些话,他就、就禁不住的脸红发烫。

“真疼、疼,咬到了,不信你瞧瞧。”贺天站起身来,也不敢太靠近莫关山,就着原地咧开嘴巴,伸出舌头,小朋友似得发出“啊”的一声。

莫关山原本不想理他的,看他眼睛半眯,泪眼朦胧的样子,心想会不会自己下手太重了,顿时有些懊恼起来。

“你站着别动,我看看。”

主动贴近对方,莫关山双手捧起贺天的脸,左右观察了下,眉头就皱下来了,这家伙……还真咬到了。粉嫩的舌尖处咬破了些,溢出了点点血丝,顺着分泌出来的唾液消散在舌苔。

“疼么。”

经过刚才的缓冲,早就不疼了,贺天只不过想要莫关山对自己多点关注,别老是想着他那些鸡,现在看到眼前的人微皱眉头愧疚的样子,心底的柔软被一击即中,他的毛毛还是在乎他的啊!

“你给点安慰就不疼了。”

“啥?”

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一个身影迎面而来,下一秒嘴唇贴上一片柔嫩,一舔而过的湿软令莫关山颤粟了几秒,而后一把推开眼前的人!之前还未散去的红晕蔓延开来,一下子耳尖和脖子也变得粉红粉红。

真可爱。

贺天像只偷腥得逞的猫,意味未尽的舔舔下唇。

“我操你贺天!我——”

“老板!我说你们在干嘛啊,再不行动起来鸡都跑没了啊!”西西怀里抱着两只鸡朝两人走来,正在闹腾的鸡扑闪的翅膀让这个小姑娘看起来是费了老大劲才捉回来的。

“嗯嗯,西西说的是,我捉鸡去了,老板别愣着啊。”贺天顺着西西的话溜走脱身,只剩没说完话的莫关山一人气鼓鼓的一口气憋在原地。

啊啊啊啊啊!!!!贺天!!!!气死老子了!!!!

           ——————————————————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