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来自哈萨克斯坦选手的占有欲》

  
尤里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写了这篇文,文笔不好随意看看就行。

反正不好也奈何不了我吼吼╰(*´︶`*)╯

 
   ——————————————————————

       “我说你到底要不要来?!”尤里一把扯住奥塔别克的衣领,不耐烦的大声道“只不过玩个游戏而已,还不快点。磨磨蹭蹭干什么?”
  
  
  大家都在盯着奥塔别克,期待他的行动。
  
  
  
  比赛过后大家都在酒店进行赛后酒会,忘了是谁先提出来的建议,玩纸牌游戏,输的那个人要被随机抽取做一件事情,并且不能拒绝。
  
 
   这个中头奖的偏偏就是尤里。
  
  
  “啊?!”尤里看到自己手上的纸牌只剩有一张小鬼,就知道自己会被这帮人整得很惨。
  
  
  “嗯…要惩罚尤里奥做什么好呢?”维克托右手摸着下巴一副苦恼的样子。
  
  
  尤里装作无所谓扯开他一惯嚣张的笑容“哼,我都奉陪得起。”
  
  
  “啊,我知道了!”脑海一闪,维克托一副想到好点子的模样“我和勇利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哟。尤里奥就给我们来个现场热吻吧!”
  
  
  “欸?!!”尤里和勇利两人皆是一惊,不同的是,勇利没想到维克托突然会这样说出来,虽然平时已经领教过了维克托的大胆外向,大庭广众之下纯情的勇利还是不禁羞红了脸。
  
  
  其他人都是一副“我了解我了解”的模样,八卦真是不分国界和性别。
  
  
  早在西班牙大赛之后,维克托和勇利公布了恋情不久,奥塔别克也向尤里表明了心意,于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也组成了花滑界的cp。
  
  
  “哈?!我才不在乎你和那只笨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现在确定不是在整我吗?”
  
  
  尤里可不想在这群人面前出糗,况且……一想到他们接吻的样子,尤里现在就完全不敢看向奥塔别克了,心也在加速跳动。
  
  
  “嘛,嘛,就是让大家来见证一下我们的俄罗斯战士妖精的一面嘛。”
  
  
  然后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大家都等着看奥塔别克的回应,披集甚至已经开启了摄像头,毕竟这种事情难得一见呐。
  
  
  “我说奥塔,主动一点嘛,JJ我可是等着小猫咪被吻得脸红心跳……”
   
  
  “给我闭嘴!你个异性恋!”尤里爆红脸,忍住不把手中的纸牌扔向JJ,毕竟奥塔别克说过这样是不礼貌的。
  
 
  看到被大家调笑羞红到耳朵的尤里,奥塔别克脸色明显冷漠下来“我不会在你们面前和尤里接吻的。”
  
  
  话音一落,围成一圈的大家集体看向尤里,真是意料之外呢,毕竟都是比较放得开的外国人,瞧维克托和勇利,哪天不是甜甜蜜蜜的。
  
  
  尤里更是一愣,奥塔别克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交往以来没有打到本垒,平时牵牵小手接个吻还是不在少数,这突然的拒绝代表什么??!
  
  
  “哎,就知道奥塔还是一本正经,不好玩不好玩,我们来玩别的。”
  
  
  在JJ的带动下,大家情绪又高涨起来,这个小插曲就被带过了。
  
  
  尤里似乎被奥塔别克的话影响到了, 想起了前些天在休息室听到几个女生聊天的内容,说什么要是对方不在推特上秀恩爱或者在朋友面前卖狗粮,那就是想要留下机会给另外的追求者。
  
  
  尤里没有心思再逗留了,打声招呼就提前离开了酒会,想要跟上去的奥塔别克却很巧的被教练喊了过去。
  
 
   在一旁注视着全程的维克托露出迷之微笑“这感情不是很好嘛。”
  
  
  “欸?!维克托,什么意思啊?!”勇利不解,道“我说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呀,尤里奥好像不开心了?”
  
  
  “小猪猪不需要在意这些问题,来在意在意你老公我~”
  
  
  “维克托!!”
  
 
  
  
  这几天,奥塔别克想要靠近尤里,尤里都会不给好脸色,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别说能够和他好好聊天了。
  
 
   这天奥塔别克好不容易约到了尤里吃晚饭,心想,终于可以缓和一下关系了。便带尤里骑上摩托车到了他们互通心意的地方。
  
  
  “尤里,我认为有件事有必要和你解释一下。”奥塔别克没有磨蹭直接进入话题“就是那晚在酒会……”
  
  
  “哈!怎么终于要摊牌了吗?”尤里抢先开口“其实我没有很在乎,我也不是很喜欢像维克托那个老人一样总是腻腻歪歪的,所以那晚的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你不用再跟我解释的。”
  
  
  尤里说完心里一阵懊悔:啊,我的天,我这是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我、我的意思就是,其实不必要接吻也没有关系的。”尤里冷静了一下,继续说道。
  
  
“不,尤里,我没有这样想的。”奥塔别克望着尤里,眼神认真而又坦诚“我想和尤里接吻,很想很想。”
  
  
  “你、你别一本正经的这样说出来啊!!”
  
 
   瞬间尤里的脸染了一层红晕,蔓延到了脖子,面对奥塔别克这样直接的告白,还是觉得莫名的羞耻。
  
  
  “那说说为什么那晚要拒绝?”害得他回去想了好多!折腾了一晚,导致第二天顶着两个熊猫眼去训练,被莉莉娅说教了一番。
  
  
  奥塔别克看着自己的恋人,这是自己的珍贵之物,虔诚的说道“我不想让大家看到你那个样子,接吻时候尤里的样子只能我一个人看到。”
  
  
  每次接吻中的尤里,都会羞红着脸,湿漉漉的眼眸带着光,很是惹人怜爱,奥塔别克恨不得每次都把尤里放在口袋随时揣着,怎么会舍得让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呢。
  
  
  战士是所有人的英雄,然而妖精是属自己的。
  
  
  尤里没想到是这种理由,之前自己的小情绪,和闹别扭都在这一瞬间化为甜蜜。回忆起这几天自己的臭脸,尤里一阵羞愧和懊恼“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不喜欢你了吗,尤里。”
  
  
  “不管是在冰场上意气风发的战士尤里,在爷爷身边小孩子一般的尤里,闹嘴炸毛的尤里,还是待在我身边猫咪一样可爱的尤里,每一个我都喜欢着。”奥塔别克双手轻抚着尤里的脸庞,看着对方稍红的眼眶,认真而又神情的说道“所以尤里,请别再拒绝我好吗?”
  
 “战士我不反对,说炸毛我可不承认。”尤里轻轻上前,额头低着奥塔别克,碧绿色的眼眸凝视着对方“那么现在,吻我还是……唔。”
  
  嘴唇感受到抵上来的湿软,带着男性特有的荷尔蒙气息,柔韧且极具不可言语的占有欲。尤里要深深沉迷在这场舌尖的追逐游戏中了。
  
  这还用问吗,我亲爱的尤里。

评论(9)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