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因立而泽》

                   
贺哥哥x蛇立

年龄差
  
故事属于他们xOOC属于我
  

  
[01]
 
  
  “你就那么讨厌我?”低沉的声音让人猜不准说话的人是否在生气。
  
  蛇立顿时不敢有所动作了,呆呆站在客厅中央,仿佛刚刚正在吵闹着要离家出走的人不是他一样。家,呵,他还算有家吗?
  
  看着满地狼藉的物品,再看看门口那孤零零的行李箱,心里那股酸涩又涌上来了。明明已经收拾好东西了,明明已经决定要走了,明明是自己要放弃了不是吗?
  
  “看着我。”男人伸手拨开蛇立挡住眼眉的发梢,凝视着眼前故作无所谓的人,道“我就这么令你不想再看一眼?迫不及待想要逃离?”
  
  自己办完公事提前回来,不成想看到提着箱子的少年正要走出大门,一看到自己就像老鼠碰到猫一样,急着避开。好不容易连人带箱抱回家,眼前的人却一直沉默不做声。
  
  “回答我。”
  
  蛇立盯着沾落在地毯上的一小块污渍出神,并不作回答。
  
  “我说过你完全可以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在家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一个要求。”男人顿了顿,开口道“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外出,无论和谁。”
  
  蛇立一听就激动了,猛的抬起头道“你不要太过分了!这大半个月不让我打电话不让我出门,甚至连学校都不让我去!问你也不说原因,就把我自己扔在屋子里,你到底什么意思?!”
  
  “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男人并不打算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刚要把手抚上蛇立的脸庞,却被大力的甩开。
  
  “放屁!你他妈就只会敷衍我,我要走!”蛇立嫌恶的扯了扯嘴角“你他妈别碰我。”
  
  男人听了淡淡说了句“还是你在怕我?”
  
  蛇立心里“咯噔”一下,顿时火气噌蹭往上冒“我怕你?我会怕你?告诉你不是讨厌,我没有在讨厌你。”继而狠狠盯着男人说道“是恶心!”
  
  没错,就是恶心。恶心眼前这个说着要保护自己,却对自己做出不伦事情的人,也恶心自己明明可以拒绝却偏偏要留念那一份温情。
  
  “恶心?呵。”男人一把捏住蛇立的下巴,指腹不经意轻抚过嘴角,笑道“我怎么记得你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明明床上就是个妖精现在还想装纯良学生?”
  
  “你给我住口!”蛇立想要努力忘记的事情却这样被轻易的提起,那晚热火的片段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自己是如何在男人身下哭着求饶,不由得恼怒起来“贺泽你个小人!”
  
  
  “我就不该那么相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房子外面都安排有人的吧!怎么,做了那么久的好哥哥,现在终于暴露本性了?”
 
   蛇立刚开始发现屋外的几个大汉的时候,还以为是来找贺泽麻烦的,没曾想到是来守住自己的,蛇立当时心里就无法言喻了,反思着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能让贺泽这样防着不让出门,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也没有再犯事了,等到想要问清楚的时候贺泽那几天就没有回别墅了。
  
  再一次见到面是贺泽喝醉回来,醉醺醺的人并没有像那些发酒疯的人一样大吵大闹,反而比平时更加沉默了。
  蛇立没见过贺泽这个样子,也不敢多问什么,默默扶人到床上沾湿毛巾给他擦身子,谁知道擦到一半就被扑倒在床上了!
  
  
  一想到接下来的画面蛇立就涨红了脸。
  
  
       “怎么,回忆起来了?”贺泽看蛇立一脸别扭劲就知道他脑海里在想些什么,继续说道“那晚的事情是我喝醉了,我做的事情也不会否认,要做的事情也不会没有理由,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
  
  听到“喝醉了”这三个字,蛇立内心一阵苦涩,根本就不在意贺泽后面继续说了什么,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对方。
  
  贺泽也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蛇立,黑墨色的瞳孔深沉的化不开,看不出情绪。
  
  
  
  突如其来的铃声打破了两人间的对峙,蛇立也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自己到底不是贺泽的对手,对于之前被揍的疼痛还深感后怕,真闹起来自己还不得被欺负成什么样。
  
  
  “我出去办事,你呆在家里。”男人挂掉电话直径走出大门,临了还不忘一句“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还能看见你。”
  
  蛇立无语凝噎,这算是在警告吗?
  
  ———————————————————————
  哥哥的名字出自《礼记·聘义》中的成语:“温润而泽”,“泽”字所表示是“温和”“柔顺”的意思。书名也是由此而来。
  
        因为查到“承天之佑 温润而泽”这句成语,立马觉得很适合这对兄弟,故取名为“泽”。
  
  取个名字我都查了好久!!!😂😂  反复改了又改, 终于确定下来了,为自己点赞。😌😌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