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哥蛇】可爱的哥蛇君 10

10

接下来的一整天,蛇立都过得晕乎乎的。

任由贺呈带领着他在校园里逛了一圈之后去了附近的电影院,一个多小时下来,他压根没能注意放映的是什么情节。

相比少年的反应,贺呈内心则是开心的像200斤的狗子。

问对于早上发生在浴室事情的看法?

贺呈:我觉得OK

蛇立:不,我觉得不行

这可……有点刺激。

朋友间的玩笑?怎么可能,你会用舌头狂甩你朋友的嘴唇吗?蛇立认为自己不是多心,贺呈对自己应该是……那种感情吧,那么自己呢?

想到这个的相关,再连接起自己做的梦,蛇立脑子乱成一团。

等到蛇立再次坐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刚好晚饭的时间。

篮球部的庆功宴就直接设在一家火锅店。饭点人多,吵吵闹闹的谈话声倒也显得生气。

估计是贺呈高冷人设的关系,平时大家都不会也不敢去开自家部长的玩笑,这下看到后面跟着的蛇立都忍不住的调侃起来。

部员:“今天跟了一天了,刚收的小弟?”

贺呈:“不存在的。”

部员:“小媳妇?”

贺呈:“准确来说是正在交往的关系。”

部员:“革命尚未成功,部长还需努力!!!”

贺呈:“谢谢。”

全体:“来来来,敬部长一杯……”

蛇立全程???????他这是被定终身了??他什么时候答应贺呈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你们要不要接受度那么快,也稍微吐槽一下好么……

就在全体沉浸在为他俩祝贺的时候,这其中还是有个人能表达一下蛇立的心情的。

“噗——”角落里不知是谁喷了一口柠檬水,立马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人坐在最角落,瘦小身躯基本上是被这些大个子给遮掩住了,若不是这声蛇立也不会注意到他——是寸头。

瞟到蛇立的目光盯着他,那眯着金瞳的眼睛让寸头有点慌乱,接过身边白泽递过来的纸巾,倒是越擦越多汗。

这人一定有古怪,蛇立心想。

一场火热的晚饭过去,少不了还要进行下一轮,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特别适合去KTV吼上一吼——但不适合拼酒乱来啊喂!!!

蛇立他后悔了,他就应该在前一晚断然拒绝出门,老老实实一个人待在房间打游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抱着双腿坐在软椅中盯着自己的床铺被另一个人霸占!!

让我们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说去唱歌,唱着唱着不知为何变成了拼酒,而且大家明显是冲着贺呈去的,蛇立也才知道他酒量那么好,一人喝倒三五个不成问题,有问题的是一杯接着一杯的来能不醉么?

蛇立不满18,贺呈不给他喝,部员递给他的酒也全都进了贺呈的肚子,吵闹间能站着的人没几个了。

白泽和寸头一开始就窝在角落里,看到这情形感觉差不多了才过来说要散场了。“等下他们会有人来接,呈哥就拜托你了。”看着贺呈同款的冷淡脸让蛇立无法说出口的拒绝。

“好……”

原本只想把人送回贺家就算,无奈扶着一个醉酒的壮汉实在是无法轻易移动,不是蛇立拼命抵抗,贺呈都要把手脚缠在他身上了。

就在蛇立被磨得脾气爆发之际,路边一辆黑色私家车适宜的停在他们身旁。

“少年,这时候请不要大意的寻求帮助OK?”摇下车窗,是张笑的明眸皓齿的脸,那头银发和少年一模一样。

“妈?!”

秉着“对方都帮你顶酒了,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实在是非常有必要好好照顾恩人,送回去这么晚了也会打扰他家人休息,所以只能你来照应了,”的母亲训条,把人直接带回了家里。

等到好不容易把人安顿好,却发现自己没地方睡觉了。

“明明平时那么正经,今晚非要闹什么。”站起身来,蛇立嘟囔着走向床边。

“你给我让开点。”

…………

好吧,的确不能指望已经睡死过去的人会有什么反应。

轻手轻脚的爬上床,安静的躺在仅剩的一小块地方,回想关门前老妈那毫不掩饰探究的眼神,蛇立脑瓜子就疼,再次在心里默默给贺呈记上了一笔。

听着身旁浅浅的呼吸声,蛇立控制不住的侧过头。

他一直觉得贺呈是好看的,相比贺天的长相,贺呈则更多了一份英气,虽然表情不多,也总是冷漠的眉眼,第一感觉的类型就不是自己想要接触的,但这并不妨碍他长得很是耐看的事实。

趁着透入房间那皎洁的月光,蛇立不禁更凑上前仔细观察起来。

此刻睡着的人倒是显得更亲和一些,头发也随着压迫而微微翘起,嗯……没见过男生那么长的睫毛,蛇立按耐住想脱口而出的“睫毛精。”还有眼前紧闭的双唇……蛇立立马记忆起今天俩人接吻的事情,在黑暗中红了脸色,一股莫名的难耐又随之起来,他现在只想离这个家伙远一点了。

才刚翻过身,一只臂膀便缠了过来,下一秒落入了温热的胸膛。

“怎么不看了?”是带着忍笑的腔调。

这家伙!

“你装睡!”蛇立才惊觉:“你耍我呢!”刚要掰开那只搂着自己腰部的手,那人又开口了:“我想你看的那么入迷,打扰你是不是不太好。”

“你!”被戳破的蛇立恼羞成怒,身子扭动着想着脱离桎梏,谁知道贺呈更紧凑上来,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喃:“让我抱着好不好,嗯?”

太犯规了!!!这种类似请求又委屈的声线是怎么回事?!!

“……”不等蛇立做声,贺呈直接把另一只手搂住少年纤细的肩膀,整个人都贴了上去,不留一点空隙。

蛇立觉得自己就要被烫伤了——好热,脸好热,身体也好热。

“你、别这样。”艰难的开口。

感觉身后的人顿了一下,才道:“不喜欢吗?”

今天是他说过第二次类似的话语了,蛇立默然。

“你身体比较凉,抱着舒服。”贺呈顺道蹭了蹭脖子。

真是……当我傻子吗……又是亲又是抱的,跟我说是身体凉,那你怎么不去抱冰箱??越到这种时候蛇立反倒是变得冷静起来。

“贺呈。”

“嗯?”

“你是不是喜欢我。”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