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哥蛇】可爱的哥蛇君 08

★ 嗯。。。副CP出现了。。。花臂小哥和寸头

★ 不吃慎入。。。拉郎大法好

08

“蛇立!帮我在19号的柜子里面拿条浴巾!”浴室里面传出了贺呈的喊声。

显然蛇立很不乐意。

“你怎么这么麻烦啊,真是的。”口中说着嫌弃的话但还是乖乖的把浴巾递进了隔间。

一只湿漉漉的手臂伸了出来,“谢了。”

“嗯哼。”

因为是部里面的男子公共浴室,平时使用人也不多,仅限于篮球部的成员,所以只有三个独立的小浴室。蛇立还没见过高中部的浴室呢,不晓得和家里的有什么不同,便好奇的多瞅了两眼。

看着也没什么特别,就要走回换衣间。

嘭——呯碰——

门外传来一阵声响,太过于突然蛇立吓了一跳,愣在原地,然后诡异的安静了几秒。

难不成风吹的?

蛇立定下神来,想继续走回去——顿时脚步就僵住了。

从换衣间隐约传来若有似无的低语,像是在有人在说话,轻手轻脚的动作让他猜不到对方在干什么,下意识认为有小偷进来了,他正想喊出声,就听到零零散散的对话。

“……我发誓……真的没有……”

“爽了我的约……没空……站你身边那男的是谁……”

“只……朋友好吗,你……别碰我…”

是两个男的!

在他听来像是单方面的质问,类似贺呈稍微有些低沉的嗓音,另一个则是较为青涩的稚嫩。总之能感受得到两个人间隐忍的不快。

怎么回事,吵架的内容怎么越听越奇怪。

“……他碰你了吧,我看到了……”

“只是扶……你不要……见个男的就……”

“我……认真……周末……阿姨……”

“…………”

“…………”

后面的几乎是听不清楚了,蛇立梗塞的脑子渐渐回过魂来,他已经确信隔着一堵墙外的俩人不是小偷了,越发清晰的另一种关系更是让蛇立不敢走出去了——他好像听到了接吻的声音,在愈发安静的空间内显得既清晰又黏腻。

这是公共场合啊!!!能不能注意一点啊!!!

他们大概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篮球部里还有人在,所以也就肆无忌惮的变得大胆起来。

蛇立甚至已经听到低喘的呼吸,以及由远及近的踉跄的脚步声。

于是他再一次当机了——在看到那两个人的模样之后——身型高壮的男生怀里拥抱着一个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男生,一手扶着对方的腰一手托着后脑勺,俩人闭着双眼抵靠着墙壁忘情的热吻起来。

要是别人蛇立兴许还没那么大反应,可是——对方那标志性的花纹手臂和底下那在莫关山身旁经常可以看到的跟班侧脸!!!

“寸头……”

就在蛇立喃喃开口的时候,被人一把拽住拖进了满是雾气的浴室。

“你!”

“嘘,别出声,还是你想出去打扰人家的‘好事’?”说话的人是贺呈,拉他进来的也是他,刚刚那一幕他自然也是看到了。

“你不好奇?”蛇立尽量压低声音。

“你好奇?好奇我可以给你做。”

“做什么?”

贺呈没有回答,只是盯着蛇立,脸上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满满的戏谑都从眼神里透出来了。

“闭嘴!不需要!”蛇立怎么会看不出对方在调侃自己,明明知道自己问的不是这个,还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贺呈看他的反应也觉得好笑,便不再出声。

一瞬间,狭小的空间内陷入了沉默。

不想太过于靠近贺呈,蛇立便轻轻的侧过身子,倒使得耳朵听清了外面俩人的声响。

不晓得做到了哪一部分,只听到寸头类似欢愉的呻吟,和白大哥时不时挑逗说出来的荤话。

真是……看不出来啊,啧啧,白大哥平时一副禁欲的正经模样,想不到、想不到啊。

蛇立暗暗腹诽着。

听到后面,蛇立实在无法忍受了,转过脸来开口就是吐槽,放低嗓音道:“我说个儿大的人是不是荷尔蒙很多啊,怎么在哪儿哪儿都能发情,公众场合就不能注意一点……”

蛇立忘记贺呈也属于“个儿大”的人之一了,他们有几年的年龄差摆在那儿,体格也被拉开来,贺呈已经有了一米八的高个,日常的锻炼也使得身型挺拔壮实,对比之下蛇立就是娇娇的小小一只。

刚刚一急就往里面钻,蛇立没注意到自己已经依靠在贺呈怀里了,现在一转过头来眼前就是一片白花花的胸肌,上面还沾着未擦干的水珠,顺着肉体缓缓的往下滑落。

蛇立怔着不敢移动眼神,他甚至忘记了把身子转过去,只感受到贺呈刚刚清洗过后还散发着热气的温度,暖烘烘的直朝他的脸上扑来。

“怎么了,”许久没听到少年的声音,贺呈低下头询问:“怎么不说话了?”没收到蛇立的回应,干脆抬起手来捏住少年精致的下巴,左右查看了几下,“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你……我……”吞吐了几句还是没能够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倒是把自己给弄得尴尬了。

看到蛇立这越来越红的娇羞面孔,饶是反应迟钝的人也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不好意思了?嗯?”带着坏心思靠近少年,不漏痕迹的把对方圈在怀中,还故意的在极其近的距离里面低着头讲话,温热的嘴唇一开一合,触碰到了少年小巧的耳垂。

“别……”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嗓音变得有点哑:“别太靠近我……”

梦里的感觉又来了。

在脑海里翻涌着的回忆,赤裸的身体,在耳边吐纳的热气,被紧紧的拥入怀中,这一切和现在的情况多么相似。

触碰、抚摸、挑逗、撩拨,无论是哪一样,在此刻通通都抵不过贺呈的一句话:“我可以吻你么。”

“哈?”

不待蛇立再做其他回应,贺呈侧过脸直接把唇覆上对方。

只是轻轻的触碰,就让蛇立僵了手脚,贺呈不敢轻易乱动,怕吓到他——虽然已经吓到了。

贺呈试图做点什么让怀里的少年冷静下来,一掌便握住蛇立的小手,用指腹缓缓的往他手心反复揉摸,另一掌则放在少年肩头,轻轻的揉捏,使得紧绷的身体多少有些放松了。

和梦里的不一样。

这是蛇立现在的想法。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