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_啾啾啵

爱好爬墙 身患懒癌 更新十分不定时

【哥蛇】可爱的哥蛇君 07

07

一连两个晚上都做了这种脸红心跳的梦,蛇立心情复杂。梦里所有的言行,包括贺呈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自己在梦中的反应,一点一滴,都记得清清楚楚。蛇立还懵懵懂懂,似乎在这件事情中意识到了什么,却不敢去深究这到底对自己来说是意味着什么。

才刚刚经历过人生中重大的事情之一,又因为这件事心绪不定,这几天蛇立真是被自己折磨得神思恍惚。

若一定要找一个理由的话,肯定是小黄书看多了,被群里妹子腐蚀了!

对!果然一开始就不该待在群里面的!

是的,一定是这样。

蛇立把这个原因强套起来,拿起手机暂时性屏蔽起了群里的消息,任性的以为眼不见心就不烦了。

刚要放下手机,就看到了几分钟之前贺呈给自己发的短信:球赛明天9点开始,记得早点到。

啊——明天就是约好的时间了!他差点给忘了!

可是一转念想到贺呈的脸,所有梦中做过的事情又浮在眼前,他就炸红了脸——
现在说不去还来得及么。

显然对方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第二条短信随即而来:我会直接在门口等你,到了给我电话。

这次,骑虎难下了。

蛇立隔天起了个大早。

蛇妈妈看到自家儿子在周末居然不到8点就起床这件事情——表示十分惊讶。

“你要去哪里吗?”

“啊啊,有事,朋友约。”

“呀——”蛇妈妈一听就暗自雀跃起来,开口揶揄:“能让你这懒蛇起那么大早,难不成是女——”

像是知道妈妈后面要说的话,蛇立赶忙制止:“别别别,您可别想多了,我崇尚自由!独身主义。”一下子把他老妈那点小心思给扼杀在摇篮里。

“嘁,那慢走不送。”

“……”您还是我亲妈吗。
洗漱完毕,骑上那辆骚包粉的自行车就出发了,顺带在路上买了个包子。

蛇立要去的目的地正是三条街外的J高中——贺呈的学校。

一路上故意骑的很慢,表面上看起来挺悠哉悠哉,其实内心早已澎拜。想着干脆掉头回去,可是这样一来也太怂了,蛇立不允许自己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可是见到本人的话,自己也很难控制不乱想啊!

就在这纠结中做不出决定的时候,已经到达了J高。

没来得及跟贺呈通电话,远远地就看到熟悉的身影站在那校园门口。傲岸屹立的样子让蛇立不注意到都不行。

都到这儿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在学校里面是不能骑车的,蛇立就推着车慢腾腾的前进。

距离上次见面过了一周了,发生了那档子事,在面对对方的时候蛇立有些尴尬。好在贺呈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接过蛇立的车就走,蛇立拿着包子赶紧跟上。

因为是高中缘故,整体比蛇立的初中宽大了不少,周末也有不少人待在学校。估计贺呈在他们学校属于众所周知的那一类型,经过的同学都跟他们打招呼,贺呈的回应也是颔首点头。

贺呈放了车,把蛇立带到了球场树荫底下的长凳。

“你先坐这里,我还得去报道才能过来陪你。”

“呃,我自己可以的。”蛇立连忙摆摆手:“你去忙你的。”

“行。”贺呈正要走的时候蛇立刚好撕开了装包子的塑料袋,看着还冒着热气的食物,他侧头问道:“给我买的?”

“呃?”

蛇立没想到贺呈会突然提到包子,原本以为他吃过了就没买两个人的份,这一问他是给还是不给啊。

看出了蛇立表情的无措,贺呈挑挑眉,陡然握住他还拿着包子的手,凑过嘴巴直接咬了一口。

“唔,还是奶黄包啊,就你喜欢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

在蛇立还怔楞没反应的时候,贺呈大嚼着口中的包子扬长而去。

“这…我…他…”

低头看着包子那还留着一圈贺呈留下的咬痕,奶黄馅正沿着往外冒,眼看就要流出去了,容不得蛇立多想,无意识的赶紧把奶黄给舔回来。

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蛇立还在云游天外。

贺呈往他额头上轻弹了一下,难得表情愉悦:“坐着看。”

摸摸被触碰的地方,蛇立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上场前没有什么对我说的?”贺呈看着蛇立,说不出的期待都放在眼里了。

见惯了平时情绪不外露,总是冷淡脸的贺呈,突然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己,蛇立顿时就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明知道这是一句很正常的打气,但是蛇立还是有点别扭的开口:“加油。”

于是乎,贺呈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满足感走上球场了。

就像是打了鸡血,贺呈的动作敏捷又迅速,基本都是在带球跑,传球、投篮,和队友间的配合形成了一种默契,不用多加言语,就知道下一步是要往哪里跑、该给谁带球。

球场上一阵又一阵呼声,加油声此起彼伏。就连不太看球赛的蛇立此时也沉浸在这场比赛中。

贺呈的队伍赢球不要太容易。

宣布比赛结束那一刻,贺呈那一块地方就被小范围的包围起来了。叽叽喳喳的吵闹中,蛇立听到他们要去庆祝。

不多两分钟,贺呈就离开包围圈,向他小跑来。

“今晚要去贺一下,不太好推,一起吧。”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热情还没散去,蛇立难得不傲娇的答应下来。

“我们赢了。”

不就是因为赢了才去庆祝的吗?蛇立有点无奈的看着贺呈,顺着他的意思开口:“平时没少训练吧,配合的很好。”

“还行吧。”

明明就是一副想得到夸奖的样子装什么深沉。

“怎么了?”

“过来,我先去部里洗个澡,你在外面等等我。”直接牵起蛇立的手,带着他往另一层稍矮的楼房走去。

“不和他们说一声吗?”

“不用,他们还要再打一会儿。”

贺呈的动作流利的自然不过,就好像牵手这件事他们已经做过无数次一般。

看着自己的手被对方的包裹起来,运动后产生的体汗也黏腻腻的沾在了一起,手心的温度从指尖直达到脸部,升高的体温让蛇立整个人感觉晕乎乎的,他忘了把手抽出来,甚至开始不由自主的紧握。

走在前方的贺呈感受到了蛇立的回应,暗自挑了挑眉。

J高的篮球部设有洗澡的隔间,贺呈让蛇立在隔壁的换衣间等他。看他坐在凳子上乖巧的模样,让贺呈心情大好,要不是觉得时候未到,他真想把人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他几下。

这边的蛇立自然不会猜到贺呈的想法,回过神来之后,只为自己的发蠢的行为感到懊恼。

“啊啊啊!”简直弱爆了。

不就是男生间的一点肢体接触吗,自己荡漾个什么劲啊。最近自己的反应都太莫名其妙了吧。蛇立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停止这些奇怪的行为,沉浸在了自我的思想纠结的斗争中。

评论(5)

热度(38)